財新網聚焦進出口銀行助力企業“走出去”

2019-08-23

   8月初,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宣布自91日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關稅,雖最新進展是部分產品加稅時間將推遲,但中美經貿合作依然陰霾籠罩。中國東南沿海依賴出口的外向型企業眾多,接下來如何應對、金融機構如何助力企業渡過難關,值得關注。

  “這次加稅很突然,對行業影響很大。”廣東省紡織品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在得知加稅的第二天便召集企業高管商討如何應對,“這些年紡織行業利潤空間一直在縮小,美國的這次加稅政策基本上要將利潤空間榨干了,當下最關鍵的是如何保住訂單。”他表示,眼下對于之前簽好的訂單要加速生產和運輸,趕在關稅生效前交付;接下來要通過在海外設立生產基地、轉移市場來消減關稅影響;同時,還要提高企業產能、壓降成本,進行技術改造并申請專利,提升產品的品牌競爭力。 

  不過,亦有企業家表示,中美貿易摩擦對不同企業的影響差別較大——對一些企業是“危”,對一些企業是“機”。其中,對中小企業將造成明顯沖擊甚至有倒閉風險,對本身成本控制較好且具有品牌效應的企業來說,則影響有限。例如,福建一家紡織行業企業恒申控股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該集團20196月產銷比達到了歷史新高115%,即生產100噸產品的同時會有庫存的15噸產品一同銷售出去,產品銷量很好。 

  “針對中美貿易摩擦,我們覺得最好的方式是走出去和請進來。目前我們制定了專門針對‘一帶一路’的規劃,未來會在越南、土耳其、東南亞等地區成立銷售代表處,將產品傳遞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他說。 

  實際上,中美貿易摩擦加劇之下,通過市場轉換、海外設廠是企業避稅的一種現實選擇,其中市場轉換是指將產品銷往美國之外的國家,在海外設廠是指中國企業在國外設立生產基地。一位國際貿易領域的研究人士稱,有些外貿企業將產品出口轉向歐洲市場,但歐洲市場本身容量不是很大且市場競爭充分,外來品牌打入難度較大。因此,企業可借助“一帶一路”機遇,擴大沿線國家的市場份額。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主要是發展中國家,更青睞實用且價格便宜的產品,品牌要求不太高。”該研究人士稱,這些國家對中國出口的日用消費品需求很大,我國產品在這些國家有較強的話語權和定價權。 

  不過,企業走出去開辟新市場不僅需要自身戰略規劃調整,更需來自外部的支持,其中金融機構是關鍵一環。 

  前述廣東省紡相關負責人表示,企業對金融機構的服務需求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對買家資信的把握,除了公開內容,金融機構在海外擁有分支機構,對當地情況和買家財務數據了解更全面,可幫助企業甄別風險;二是匯率風險管理,外貿企業本身是微利行業,匯率變化對企業影響很大,需要金融機構提供外匯避險工具;三是直接的貸款資金支持,其中進出口銀行作為政策性銀行,可以提供比其他商業銀行更具競爭力的綜合信貸服務。 

  對此,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該分行“一帶一路”業務增長迅猛。截至20196月末,廣東省分行“一帶一路”貸款余額489億元,較2018年初增加203億元;“一帶一路”貸款占全部貸款的比例是47.8%,居廣東銀行機構第一位。該分行“一帶一路”貸款余額年均增速近70%,高于全部貸款整體增速的兩倍,是廣東省“一帶一路”金融支持的主力銀行。 

  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分行“一帶一路”項目涉及東盟、南亞、南太平洋、中東歐、非洲等25個國家和地區,主要有出口賣方信貸、出口買方信貸、進口信貸、境外投資貸款、吸收境外投資貸款、對外承包工程貸款、國際經濟合作貸款、促進境內對外開放貸款等產品,滿足企業面向“一帶一路”的境外股權投資、資源開發、工程承包、產品出口、原料及技術裝備進口等中長期信貸需求。同時,通過出口訂單融資、福費廷(Forfaiting)等產品滿足了企業短期資金融通和結算需求;其中,福費廷是一種為出口商貼現已經承兌的、通常由進口商方面的銀行擔保的遠期票據的金融服務。 

  “我們企業早期主要申請流動資金貸款,期限較短,時刻要盤算著到期還款、還了再借的問題。進出口銀行在支持企業走出去中,可以提供商業基準利率的項目貸款,而且項目貸款期限可達十年以上。這樣企業就可以做長期的規劃布局,減輕資金擺布和籌措壓力。”恒申集團相關負責人提到,目前該企業在進出口銀行的貸款業務主要涉及促進境內對外開放流動資金類貸款、貿易融資、項目貸款、進口信貸流動資金類貸款、境外投資固定資產類貸款等。 

  此外,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相關負責人提到,對于具有重大意義的項目,該行會同其他商業銀行一同組建銀團貸款,給客戶提供融資、融智服務。“特別是市場資金趨緊時,我們可以在保證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有保有壓,盡量保障項目資金需求,緩解企業融資難題。” 

  除了信貸資金支持,匯率、利率風險管理亦是企業走出去時面臨的一大挑戰。對此,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有關負責人提到,在信貸服務中,會根據客戶的收入來源和結構,合理制定融資方案,例如在境外并購中會提出人民幣、外幣的結構配比,有針對性的給企業提供不同幣種選擇,避免外匯風險暴露;二是提供外匯避險工具,例如即期和遠期結售匯、外幣掉期、期權等。此外,還會提供利率風險管理服務。 

  不過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相關負責人提到,銀行并不鼓勵中國企業主動尋求匯率敞口,投資收益應該基于交易背景。“出口型企業主動尋求匯率敞口,是造成一些企業匯率虧損的一大原因,我們鼓勵企業從業務上賺錢,這是一個原則。” 

  不良率方面,目前進出口銀行福建省分行及廣東省分行的不良率明顯低于當地銀行業平均水平。其中,福建省分行不良率0.48%,廣東省分行不良率是零。 

  值得關注的是,福建省分行在近年來全省銀行業對制造業貸款新增不力的背景下,2017年和2018年制造業貸款投放額分別是281億元和362億元。 

  眾所周知,銀行不良貸款行業分布中,制造業往往是不良率高企的行業,一般僅次于批發零售行業,進出口銀行近幾年大力度發放制造業貸款,未來是否存在不良率攀升的壓力? 

  對此,進出口銀行福建省分行相關負責人在回答財新記者問題時表示,該分行目前投放的制造業貸款主要選取的是行業龍頭企業,風險相對可控。 

  對于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不良貸款率為零的原因,其負責人坦言,該分行在2016年左右曾因大宗商品市場、航運市場、煤炭行業不景氣,產生了一些不良貸款;不過,2017年時,該分行第一次嘗試做了不良貸款的批量轉讓,快速處置了一批不良貸款,處置結果較好。 

  此外,他補充道,近三年該分行還處置了一些處于不良邊緣、但尚未形成不良的項目,風險主要來自制造業;同時,還拒絕了超過100億元、后續被證實變成了不良貸款的項目,較好地做到了風險事前預防。 

陕西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